武汉祖孙三代的76天:我们扛过来了! _清炖甲鱼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HpeRc'></kbd><address id='K4uJL'><style id='6kzHP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5oAq8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武汉祖孙三代的76天:我们扛过来了!

          点击:70878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改变了武汉普通人原有的生活节奏。从1月23日离汉通道关闭以来,武汉市民的生活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。在疫情防控关键时期,武汉所有住宅小区都实行了封闭管理,基层工作者冲锋在前,居民们守家隔离,都是在切断病毒的传染途径,用自己的方式为防控疫情作贡献。也许有过害怕、也许有过困苦,到今天,已过去了76天,这些天的坚持,武汉人民扛过来了。

            每天下午1点55分,闹钟准时响起。初二学生王思羽打开电脑,进入学校的直播间,开始网课的学习。戴上耳机,就可以听见老师亲切的声音;网课内容丰富,学习节奏也能跟得上;但王思羽还是想回学校了。

            武汉学生 王思羽:一个人就看着那个课,也没有老师互动,然后还有同学、举手回答问题,这些东西他都没有。所以还是比较喜欢学校里上课。

            王思雨和他的同学们一样,两个月来没有下楼,一张电脑桌、一张书桌就是他生活的全部。但他说,他和有些同学又不一样。他的父母都是社区工作者,疫情暴发以来,一直在社区防控一线工作,很少陪他待在家里。

            武汉学生 王思羽:(他们)经常一天从早上到晚上基本上都在社区待着,我觉得我不能做什么,因为如果我跟我爸妈说你们回来吧,你们别做了,但是这件事情总会有人去做的。

            午休的时间,王化堂抓紧时间和儿子王思羽聊聊天。身为转业军人的王化堂,在社区承担了转运患者的工作,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,他每天都很晚回家。

            王化堂:回来大概一般都是(晚上)十点、十一点。那时连着大概我估计最起码可能有二三十天。我白天接完了一天人,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,首先消毒、洗澡、换衣服。怎么样不影响到家人。这是我们说实话从内心里面担心的方面。

            王思羽的妈妈刘玲,在社区负责处理居民提出的各种诉求。她说,最艰难的时候,并不是和家人一起度过,而是伴随着社区居民的求救电话。

            刘玲:值班的时候,每次听到居民打电话来求救,当时听了立马眼泪就下来了,就觉得疫情离我们好近,就在我身边。

            由于父母大部分时间都扑在社区工作上,家里只有外公照顾王思羽。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王思羽外公的老友去世,给外公不小的打击,外公开始每天关注疫情新闻,也开始天天锻炼起身体。

            王思羽外公 刘国栋:这就是事实,不接受也要接受。 全国的医疗力量,全部都到武汉来。白衣战士真是不简单,看到日日夜夜,看他们的画面也是眼泪流。 我在家锻炼,就这样,来回跑。心态慢慢地强了一些。心态好多了。终于过去了,最难的时候过去了。

            疫情严重的时候,一家四口人基本没有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就这样时间走过了76天。随着疫情逐渐好转,如今,一家人又能围坐在一起,吃一顿简单的午餐,一起讨论着疫情结束后去做些什么。

            武汉学生 王思羽:那肯定先出去玩一玩,不管去哪里,只要能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那都是好的。

            王思羽母亲 刘玲:解封了以后依然做好,为居民做好他们相应的需求。家里的话,学习的方面基本上就交给我老公了。

            王化堂:怎么样能守住胜利的成果。怎么样能把这种好的局面能够保持下去。

            记者:这是最大的希望?

            王化堂:是的。

          【编辑:房家梁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4391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9497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